船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船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揭秘历史上一次干掉2800名宫女的明朝暴君是谁

发布时间:2021-01-05 15:27:09 阅读: 来源:船板厂家

揭秘:历史上一次干掉2800名宫女的明朝暴君是谁?

导读:明朝的建立者朱元璋曾经抄袭了宋朝的很多东西,却唯独没有抄袭宋朝皇帝们的仁慈。两宋三百多年间,被杀的大臣不过岳飞等几人,而朱元璋对手下的大臣们却是出了名的狠。胡惟庸一案,陈宁、涂节、李善长、陆仲亨、唐胜宗、赵庸、郑遇春、金朝兴、李伯异、丁玉等大臣被一并诛杀,十多年间“所连及坐诛者三万余人”。蓝玉一案,大臣曹震、朱寿、詹徽一起垫背,“诛族者万五千人”。两件案子下来,“元功宿将相继尽矣”。

后来为了敛财,朱元璋又在空印案和郭恒案中,屠宰牲口似的干掉了几万人,真可谓杀人无止境,凶狠到永远!大概那个时候最热门的职业就是刽子手。老祖宗这么狠,当儿孙的自然不敢丢脸。于是,朱元璋的后继者们有模有样地学了起来,其中学得最好的有两位:一个是崇祯皇帝朱由检,另一个是他自己的儿子永乐皇帝朱棣。尤其是朱棣,因为从小有老爹示范,长大有老爹鼓励,无论是他杀人的速度还是质量,均可与老爹相媲美。

没有人天生就是暴君,朱棣也不例外,他之所以这么爱好杀人,和他在娘肚里待的时间有莫大关系。他的娘据说是朝鲜人妃,之所以用“据说”这个词,是因为我们从今天的资料无法得出准确的答案。别人一般怀孩子都要怀上十个月左右,碽妃却只怀了六个月就早产了。幸运的是,朱棣同学已经成形了,身上的零件一个不缺。不幸的是朱元璋抓狂了,总觉得妃给自己带了绿帽子,生下个小野种。为了找出所谓的“奸夫”,朱元璋使用了极其残酷的铁裙之刑,即把一块块烧红的铁片摆成裙子状,放在妃的身上,直至折磨而死。朱棣连生母的奶水都没喝上一口,就永远失去了母爱。当然,比这个更痛苦的是,朱元璋打算把他也给干掉。

这时候,大老婆马秀英出来劝了两句。恰好朱元璋的死对头陈友谅也赶来凑热闹,想看看六个月就出生的娃儿长得什么样,组织了几十万大军的旅游团就奔朱元璋的根据地而来。朱元璋急了,撇下小朱棣,跑到前线找陈友谅要门票钱去了。朱棣就此保住了小命。不过这件事还是给他留下了后遗症——不敢认亲娘,别看他后来天不怕地不怕,但是就怕让别人知道亲娘是谁。为此,他认了不亲的马秀英做亲娘,逢人就说自己是从马大脚的肚子里爬出来的,是货真价实的嫡子。而另一个后遗症则是朱棣的心理从此蒙上了一层阴影,造成了日后的性格缺陷和暴力倾向。

朱棣虽说活了下来,但是小时候的日子不咋好过。老爹朱元璋本是个粗人——粗心的人,整天记着抢地盘、抢粮食,就是没记着给儿子们起名字。因此,朱棣从一三六○年出生,一直到一三六七年,一直没有正规的名字,估计老爹见了喊一声“小四”(他排行第四)就打发了。就在这年年底,朱元璋眼看自己就要统一天下,成为未来的皇帝,这才觉得有点不对劲儿。好歹自己是堂堂的大明皇帝,皇帝的儿子们叫个一、二、三、四、五、六、七(当时有七个儿子),那不成音符了!于是,朱元璋找来几个有文化的翻了翻书,于这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正式给七个儿子依次起了正式的名字。其中小四同学得到了朱棣这个名字。第二年,朱元璋在应天府正式登基称帝,成为大明天子,朱棣也跟着成了天孙,住进了皇宫“受苦受难”。

朱元璋是个家教很严的父亲,平时对儿子们的一言一行都严加管教,从不懈怠。儿子们不好好读书,他就鼓励老师棍棒伺候;儿子们想穿双好鞋,他就搞来一些麻鞋硌他们的脚;儿子们刚吃点山珍海味,他就整点冬瓜清他们的肠。在他看来,不经历点风雨长不成好苗子,用他的话说就是“怨其不知民之饥寒也,尝使之少忍饥寒;怨其不知民之勤劳也,尝使之少服劳事”。为此,朱棣从小没少接受父亲的“肢体”教育。可是别的兄弟挨了打还可以找娘,他挨了打只能找墙,心理的阴影自然也越积越重。尤其是当他看到大哥兼嫡长子朱标在爹和娘的格外照顾下,享受着与众不同的“储君”生活时,他的心更加难以抚平。

朱元璋曾不止一次地告诉他和其他兄弟,朱标是太子,不仅是你们的哥哥,未来更是你们的君王,你们要用臣子的心态去对他尽忠!如果这是对一个成年人讲的话,估计会无条件地接受。但是,朱棣是个孩子,一个和哥哥朱标前几天还睡在一张床上的小孩子。此刻,在他的字典里没有什么君臣概念,有的只是亲爹后妈之类的凡人俗念。无数个夜晚,朱棣都在问着自己:为什么我不是君?难道就因为我爹和皇后大妈早领了结婚证?因为我娘早产?It's unfair!也许别的兄弟像什么朱权、朱柿等人也想过类似的问题,但是都没有朱棣这个在爹的歧视中成长的孩子想得更深,产生的报复心理更强。

就在朱棣心理扭曲的时候,朱元璋干了一件大事——对二十四个儿子和一个孙子封王,同时开创了具有大明特色的藩王制度,这对明朝的命运和朱棣的命运都产生了重大影响。明初藩王最大的特点之一就是拥有护卫,可以拥有属于自己的军队,必要时还可以指挥调动地方的军队。一旦有人造反,藩王们还可以带兵勤王。朱元璋的初衷是藩王和皇帝毕竟是一家人,通过他们屏卫中央,可以防止出现类似唐宋时期皇室力单势薄,不能有效对抗地方异姓割据和外族入侵的难堪局面。

当然,为了防止藩王犯上作乱,朱元璋也做了一定程度的限制。在他看来,自己的这套制度有张有弛,既严又密,比起刘邦、司马炎等人当年的想法高明百倍,是历史上最好的制度。所以,当大臣解缙等人提出反对意见时,他全当做耳旁风了。公平地说,从藩王的权力、工资标准到儿孙命名原则,朱元璋都做了详细规定,这套制度确实很全面,重点也很突出。但是他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野心,在野心面前,别说亲戚,就连父子都不好使。结果朱元璋一闭眼,没等过完诞辰八十周年的庆典,他的儿子朱棣就和孙子朱允炆明火执仗地干了起来,这是后话。

在朱元璋封的几块藩镇中,朱棣领到的是元的旧都——北平。明朝初年,北方的蒙古残余势力对内地的威胁还十分巨大,经常隔三差五地打游击,抢点东西,占两块地盘。为了压制对手,朱元璋在北方边陲分封了九个重要的藩国。譬如宁王朱权的宁国,“东历渔阳、卢龙,出喜峰”,朱棣的燕国,“连亘边陲,北平天险”。既然重要,手里的兵自然就会多,其中燕王、宁王和晋王的兵力是最多的,这就相当于给了这几个儿子一笔造反的资本。之所以要特别照顾燕王朱棣,这是因为他平时学习成绩优秀,下乡工作勤奋,想尽一切办法让老爹对自己刮目相看。此外,朱棣还经常向徐达等人请教统兵杀敌之道,把大哥朱标所缺乏的军事才能练成自己的强项。朱元璋对他由原先的不待见自然也就变成了相当待见。

洪武十三年(公元一三八○年),朱棣到任北平,之前老爹还特地给他包办了一起典型的政治婚姻,让徐达的女儿嫁给了他做正房。徐达是武将中的第一功臣,在朱元璋心目中的地位无人可比。如此安排,无疑在告诉天下人:朱棣是除太子之外最受寡人喜欢的儿子。可惜朱棣不想当第二,要当就当老大。在燕王的岗位上,朱棣业绩斐然,多次打败南犯的蒙古骑兵。原本朱元璋还在担心自己把功臣们都干完了,没有几个能帮朱标统兵御外的人,现在他彻底放心了。而朱棣的想法是通过自己的努力,能合法地争到太子的位置。恰好在洪武二十五年(公元一三九二年),朱标病死了。朱棣刚做了个从燕王晋升太子的美梦,朱元璋就敲了敲他的脑壳,傻小子,醒醒吧,你大哥还有个儿子呢!这个儿子就是朱允炆。

朱棣彻底抓狂了,这叫什么事呀?就因为晚出生了几年,我连他的儿子都比不上?还有没有王法了?但是老爹还在,朱棣只好忍着,这一忍就是六年。洪武三十一年,朱元璋最后满意地看了一眼自己的锦绣江山,撒手离开了。在他看来,叔侄同心,其力断金,他之后的老朱家将是最和谐的家庭。其实,朱棣也好,朱允炆也好,两人都不想与对方和谐共处。在后者心里,“诸王以叔父之尊,多不逊”,而且他们个个拥兵自重,手里又有大明的股份,要是学着汉景帝时的几个藩王联合起来跟自己抢董事长的位置,那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朱允炆刚一即位,就着手削藩。第一个被削的就是跟朱棣很近的周王朱柿,接着,齐王、湘王、代王、岷王相继被削。削了不算,齐王等人还失去了人身自由,成了啥也不是的囚犯。

收拾了几个软柿子,朱允炆把眼光瞄准了最硬的柿子——四叔朱棣。在他看来,朱老四“素善用兵,北卒又劲”,收拾起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此,他做了精心的准备。先是派张昺和谢贵两人到燕京城里,把朱棣置于自己的严密监视之下。然后,他命令宋忠(这名字起得好,谐音送终)领兵三万屯兵北平附近的开平,徐凯、耿瓛屯兵临清、山海关,只待时机成熟,立马动手收拾朱棣。此时朱棣也没闲着。在朱允炆当上储君的时候,他曾经也想过就这么忍一辈子得了,做个专横跋扈的地方土皇帝也不错,实在忍不住了,就在自家后院骂侄子两句。但是,周王、齐王等几个兄弟的下场让他明白自己做土皇帝是没指望了。

不在沉默中衰败,就在沉默中变态!

历数朱棣暴行:

夷十族,送教坊,手段卑鄙

1402年,永乐大帝朱棣夺了亲侄子的皇位,导致了几十万人的战死沙场;建文帝宫中的宫人、女官、太监被杀戮几尽;他一次性枉杀1万4千多人。他还将忠于建文帝的旧臣如方孝儒等人全部杀死;仅方孝儒一家,灭“十族”就杀掉873人!对于建文忠臣的妻女,永乐大帝朱棣竟把她们送进妓院、军营,让人轮奸。有被摧残至死的,永乐大帝朱棣就下圣谕将尸体喂狗吃了。

鲁迅先生《且介亭杂文·病后杂谈》也曾提到永乐大帝朱棣如何对付建文帝的旧臣:

景清剥皮,铁铉油炸,他的两个女儿则发付教坊,叫她们做妓女。

据《明史》记载,景清不但被灭族,而且“转相攀染”,到处牵连,所谓瓜蔓抄,结果整个村庄成了废墟。进入教坊,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送到妓院。教坊是国营的妓院,可不是人待的地方,《教坊录》有这样的记录:

永乐十一年正月十一日,本司右韶舞邓诚等,于右顺门里口奏:有奸恶齐泰的姐,并两个外甥媳妇,又有黄子澄四个妇人,每一日一夜,二十条汉子守着,年小的都怀身,节除夜生了个小龟子。又有三岁的女儿,奉钦依由他,小的长到大,便是摇钱的树儿。又奏黄子澄的妻,生一个小厮,如今十岁也。又有史家,有铁铉家个小妮子,奉钦依都由她。

“二十条汉子守着”,是轮奸的意思,这种惩罚骇人听闻,奸后生了孩子,还得继续受罪。

邓之城《骨董琐记》曾引《南京法司记》上一段文字:

永乐二年十二月,教坊司题卓敬女杨奴、牛景妻刘氏,合无照依谢升妻韩氏例,送淇国公转营奸宿。

所谓转营奸宿,就是送到让淇国公部属各个营地,让士兵们轮奸。

心狠手辣,屠戮宫女

永乐大帝朱棣的大老婆徐皇后,于永乐五年(1407年)病死。徐氏死后,永乐大帝朱棣一直未立皇后。后宫有一位权贤妃,是从朝鲜选来的美女,美艳殊丽,能歌善舞,且善吹箫,聪慧过人,最受永乐大帝朱棣宠爱。不料永乐八年(1410年),权氏随永乐大帝朱棣率兵北征,死于归途,害得朱棣为宠妃很掉了几滴眼泪。

永乐大帝朱棣正为失去宠妃而悲伤之际,有宫女揭发说权氏是被吕妃串通太监和银匠用砒霜毒死的。永乐大帝朱棣大怒,也不细查,即下令将被告下毒的太监、银匠处死,对吕氏则采用酷刑,用烙铁直烙了一个月才死。受吕氏牵连而被杀者达数百人。

揭发吕氏毒死权妃的人也姓吕,是一位朝鲜商贾的女儿,史书称其为“贾吕”。

永乐十八年(1420年),永乐大帝朱棣准备立为皇后的宠妃王氏暴死,而恰于此时,皇宫内又有人告发贾吕、鱼氏与宦者“通奸”(宫女和宦者结为夫妻一样的伴侣,实际上没有实质上的性行为,仅仅是相互慰悦、相互照顾而已,宫内称为“菜户”或“对食”)。明朝后期的皇帝对此类事,往往采取听之任之的态度。明熹宗甚至还亲自将宦官与宫女结为对食的。

永乐大帝朱棣却勃然大怒。贾吕、鱼氏惧祸,上吊自杀。

永乐大帝朱棣并不罢休,又兴株连之法,拘捕与贾吕亲近的宫婢,亲自审讯,看贾吕等人是否还有其他阴谋。宫婢受了酷刑,竟诬服称后宫有人要谋害皇帝。这一口供,激起朱棣嗜杀本性。于是,接连有更多的人被抓,更多人的屈打成招。百连千扯,自承“谋逆”的宫婢侍女,竟然达近三千人之多。

永乐大帝朱棣下令将这些从全国选来的美丽的宫女全部处以剐刑。所谓剐刑,即是凌迟处死。此刑主要用来处死“谋大逆”、“谋反”等政治犯。

行刑时永乐大帝朱棣亲临刑场监刑,经常还亲自操刀,残杀宫女。一位河北籍宫女受刑时斥骂朱棣:“你年老阳衰,我们宫人与宦者相悦,又有何罪!”

永乐大帝朱棣更加恼怒,令画工画了一张贾吕与宦官相拥图,遍示内宫,羞辱无辜的宫女之余,亦不啻自我羞辱。《李朝实录》记载,朱棣大肆屠杀宫女之际,适有宫殿被雷电击毁,宫女们暗喜,以为朱棣会因害怕上天惩罚而停止屠杀,但朱棣“不以为戒,恣行诛戮,无异平日”。

公元1424年,朱棣第五次出兵大漠,死于北征回师途中的榆木川(今内蒙古乌珠穆沁)。大内以30余宫女生殉朱棣。她们吃完饭以后,被带上殿堂,哭声震殿阁。殿堂内置有小木床,使宫女立在床上,梁上结有绳套,把她们的头放在圈套中,然后撤掉小床,使她们吊死。

“永乐大帝”无改一生嗜杀气度,死了也要祸害别人。

深圳入户政策2019

造型铝方通

ANEST IWATA岩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