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船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中国宽松非QE

发布时间:2021-02-22 15:53:26 阅读: 来源:船板厂家

中国宽松非QE

近日,一条关于“中国版QE将出”的消息可谓沸沸扬扬,据称,“中国央行将出台十万亿QE,实施美国第一任财长汉密尔顿式旋转门计划,用国家授权的低息地方债置换银行体系和市场内高息地方债务。”虽然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明确表示:中国版QE是“不实之词”,但仍有众多外国媒体认为中国将成为“全球QE俱乐部”的新成员。  对此,中国经济时报记者5月7日对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兼书记刘尚希进行了专访。他认为,所谓“中国版QE”是没有根据的,我国政府一直以来强调全面深化改革,调结构、稳增长,当前我国所面临的经济、金融问题要靠改革来解决,而不是靠量化宽松来解决,以QE手段来投放基础货币也解决不了问题。

中国解决经济和金融问题要靠改革而非QE  中国经济时报:此前,多家外媒认为,中国将很快宣布新一轮量化宽松政策(QE),以此撬动信用投放、拉低全社会的长期融资成本、减缓通缩压力并推动经济增长,中国会出现全面债务货币化。您对此持怎样的看法?  刘尚希:我认为地方政府的债务没有货币化,只要和中央银行没有直接关联,就不会带来货币化效应。  首先?熏这与我国领导人的执政思路和我国的基本货币、财政政策不符;其次,《中国人民银行法》第29条规定,“中国人民银行不得对政府财政透支,不得直接认购、包销国债和其他政府债券”,央行将政府债务货币化不具有法理依据;再次,实际上,央行手中还有定向再贷款、利率等各种流动性调节工具,足以维持合理的流动性,保持货币和信贷的平稳增长,没有必要以直接购买新发地方债的QE手段来投放基础货币。  中国经济时报:市场上也有传言认为中国当前面临的经济下行压力很大,实施QE在所难免,且实质上货币政策已经变相量化宽松,货币流动量很大。对此,您的观点是?  刘尚希:我国政府一直以来强调全面深化改革,调结构、稳增长,当前我国所面临的经济、金融问题要靠改革解决,而不是靠量化宽松解决,否则只能是饮鸩止渴。  量化宽松作为一种货币政策,要看实施的目的是什么,而不应在政策手段上做争议。问题和解决的手段应是相匹配的,从问题的角度去倒推解决问题的手段,认为我国一定会采取量化宽松,除此之外好像别无他路,这种逻辑推断存在问题,视野也比较狭隘。  包括银行降准、降息等举措是针对我国当前的货币流动状况做出的决策和采取的措施。单从货币存量来看,2014年年末,我国M2/GDP (即广义货币/国内生产总值)比例达到1.9300,处于国际较高水平。但需要注意的是,各国、各地区之间的经济结构存在差别,货币流通速度不一样,因此所表现出来的流动性不仅仅是总量的问题,还有结构性的问题。当存在结构性问题时,加之当前我国经济面临下行压力,适当放松货币政策是有必要的,有利于缓解货币存量的结构性问题带来的通货紧缩压力。  从货币和金融的角度来看,存在货币存量与结构相平衡的问题,就像实体经济所面临的稳增长与调结构相平衡的问题。在针对货币存量的增长和货币存量结构的调整时,对杠杆率及M2占GDP的比重进行比较和分析是有必要的,但不应当将他国的情况作为标准来衡量我国当前的经济、金融状况。不同大小的经济体,在其不同历史时期中的发展状况必然也有所差别,货币的存量结构存在很大差异,适当扩大货币供应有利于化解货币存量结构不合理而累积的风险。  量化宽松(QE)这一概念是从货币总量上做出的判断,而没有从货币的存量结构角度做出分析,确切来说,形式上符合量化宽松,但因货币存量结构不一样,量化宽松不能看形式而要看实质。扩大货币供应量,货币增长速度加快,形成更加宽松的货币环境,这是形式上的量化宽松,实质上的量化宽松要看货币、资金供求关系及其表现出来的利率,不同国家有不同国家的实际情况,以我国当前的实际利率来衡量,说量化宽松没有根据。  切勿误读中国政策工具  中国经济时报:财政部此前下达1万亿元地方存量债务置换债券额度,允许地方把一部分到期的高成本债务转换成地方政府债券,以降低利息负担。有外媒认为,此计划名为“债务互换”,实为“量化宽松”。你怎么看?  刘尚希: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要分开来看。这是在加强预算管理、财政改革的大背景下,坚持我国积极的财政政策。地方政府性债务的置换是存量上的调整,允许地方把一部分到期的高成本债务转换成地方政府债券,直接目的就是调整地方债务存量结构。  一方面,使地方政府的债务压力,尤其是利息支付压力相应减轻,政府债券利率一般较低,这既缓解了部分地方支出压力,也为地方腾出一部分资金用于加大其他支出,也就是说,置换后可以降低资金的成本。另一方面,使地方债务结构得到优化,由银行贷款置换为债券,同时也使得地方政府债务更加透明和可持续,有利于监控地方政府债务风险。  而债务存量置换不会引发货币效应,地方政府债券置换出的是银行的信贷资金,涉及到的是商业银行,跟中央银行没有直接关联,而量化宽松则是属于中央银行的行为。市场有一种顾虑是,这种置换与中央银行有关联,使得财政政策上的操作可能引发货币的扩张,但是就现有的实际操作情况来看,不会出现这种结果。  中国经济时报:有说法认为,央行的PSL(抵押补充贷款)、MLF(中期借贷便利)、SLO(短期流动性调节)和SLF(常备借贷便利)等各种货币工具,都可以算得上是QE的小规模试点?熏尤其是“抵押补充贷款工具”(PSL)与欧洲央行实施的长期再融资操作(LTRO)类似。你怎么看?  刘尚希:这些都是货币政策范畴中的工具,从货币政策来看,是采取了有一定宽松作用的措施,目的是要缓解货币存量结构所带来的一系列问题,但并不意味着实行全面的量化宽松,而只是在政策工具创新上的一种尝试,丰富政策工具,离全面的量化宽松是两码事。  实际上,看我国当前的利率水平就很清楚了。我国利率还是居高不下,就这一点看,在利率还这么高的情况下,说量化宽松,在逻辑上是个悖论。量化宽松意味着货币供应量扩大,利率应该会下行。从这个层面看,不应该也不能够把中国当前的一些货币政策工具的创新试点,以及降准、降息等手段,笼统地称为量化宽松。  严格意义上讲,衡量量化宽松政策的标准不是看货币是否“放水”,而是看资金供求关系,单方面看货币供应、货币发行的增长,是无法判断是否为量化宽松的,从货币和资金的供求关系去观察,其表现结果就是利率,如果利率还是居高不下,从实质意义上讲,现行政策不是量化宽松,而且也不能靠量化宽松来解决这个问题。

订制棉袄厂家

订做品牌T恤

休闲衬衫定制

男士长袖衬衫订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