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船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以深刻的土地制度变革释放改革红利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3:16:01 阅读: 来源:船板厂家

以深刻的土地制度变革释放改革红利

三中全会提出对农村土地使用制度进行深刻变革,“赋予农民更多财产权利,推进城乡要素平等交换和公共资源均衡配置”。

近年来,中国农村土地的集体所有制属性并未改变,但农民通过土地流转的伟大创造,通过承包合约,把农地的使用权、经营权、收益权直至承包期内的转让交易权都一一盘活,予30年不变的家庭联产承包制更多内涵和自主权。

始于上世纪70年代后期的农村改革,历史性地改变了中国的命运。但长期以来,城乡二元结构未有实质性突破,进城的农民处于半城市化状态,他们手中最基本、最重要、最可依赖的要素资源——土地“带不走”、难变现,因为土地不可以自由转让。

农民变现不了土地,但“亲商”抑农的地方政府,在土地上“动脑筋”以实现级差地租的手是闲不住的。近些年,城市摊大饼式地扩容,村镇大拆大建,大量农田用于房地产、开发区、光伏等产业园建设。农田和宅基地被廉价征用却得不到合理的补偿。

内地的这套土地批租方法是从香港学来的,但并没有掌握其精髓。香港的土地批租制来自英国,历史上英国的皇室拥有大量土地,除了自用,也批租出来给民间自由市场配置,常常一批就是999年。而我们看不到那么远,土地批租都以短期为主,住宅70年,工业用地50年,商用地40年。问题是就在这种年限固定下,国有土地可以批租给市场,农民和集体土地为什么就不可以?

根子还在于利益。很简单,传统的土地所有权为国家和集体所有,土地“涨价归公”,一幅农地变性转为工业或城市用地后,市值会成倍增加,甚至出现几何级数的增加。土地出让收入从上世纪末每年几百亿元规模发展到现在每年的3万亿~4万亿元。如果农民有转让土地的权利,作为交易主体,他将分享上涨的地价和地租。但在传统的征地制下,升值部分往往落入地方政府腰包,农民获得的只是最低生活保障和一些社保类补偿。不久前,在某地调研农地流转情况,一位官员酒后吐真言,“兄弟,没有利益谁干啊?傻啊!一个项目运作成功能赚一二十亿,你说谁不起劲,都发了疯似的搞。”

刚刚闭幕的三中全会提出打破利益固化的藩篱,完善产权保护,建立公平透明的市场规则,“完善由市场决定价格的机制,建立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让农民根据“价高者得”的市场竞价原则出让土地使用权。因为竞价机制的存在,会使农地获得更高的收益,农民觉得“值”才愿意入市交易。

上个月,笔者在澳门,中央政府驻澳联络办公室的官员和当地媒体朋友去看大三八牌坊。这处著名旅游景点正南面是澳门最大的一处公墓。中联办的朋友说,前不久,他陪一位上海著名文化学者来此,这位学者感慨颇深,“著名旅游景点正前方怎么能容得下煞风景的坟场呢,要是在内地肯定早平掉了!”大三八北边繁华的商业街,一楼是鳞次栉比的商业设施,二楼以上全是居民住户,并且都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甚至更久远的老房子。我问澳门当地官员,这些老房子你们怎么不拆迁?听懂后他解释:“噢,想把居民赶走,没那么容易。他自己不走,你是不能赶他走的,因为房子是私有财产。”

中国农民天生是处理所有权与使用权的专家,当专家们没完没了地讨论集体土地可不可以转让给市场最终无果时,农民却从底层实践开始,把所有权与使用权分开的土地流转实践轰轰烈烈地展开了。但是,这种流动仍然受到很多的限制,因为农民不可以改变土地用途,一个农民只能将土地转给另一个农民或合作社,经济价值不大,因为土地没有变性。

人民群众的“底层实践”和决策层“事后确认”,是重大改革关口处理复杂问题的正确路径。上世纪70年代的包产到户就是在维持土地所有权不变的前提下,把所有权与经营权长期承包给农民家庭的大胆探索,而现在进行的新一轮土地制度改革是一场新的革命。

新一代农民幸运的是,决策者这次从顶层设计上给予支持。坚持土地所有权不买卖原则,松动土地使用权转让,让农民盘活资产,参与城市化和工业化。8亿农民的土地资源价值如果得到发掘、流通、变现,“乡下人”的土地将和城里人的房子一样,具有金融属性,这将为他们开启创富源泉,收入增加也将释放出巨大的内需市场,为中国经济注入强大的内生动力。资本的力量还将在“乡下人”中造就一大批优秀创业者,许多人“失去的是土地,得到的将是整个世界”。

济南电工电气

黑龙江电涌保护器

上海家用机械

济南棚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