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船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关于市场我们还有很多要学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8:53:34 阅读: 来源:船板厂家

今年的艺术品秋季拍卖因尤伦斯基金会的再一次出货而变得喧嚣热闹起来。10月5日晚,香港苏富比2014秋拍“现当代亚洲艺术晚间拍卖”举槌,6件来自尤仑斯旧藏的拍品悉数亮相,其中,方力钧的《系列二(之四)》以5200万港元落槌,刷新艺术家拍卖纪录。

香港苏富比方面曾做过统计,自2011年4月于香港苏富比首次出货至此拍卖前,尤伦斯基金会共计送拍195件其收藏的中国当代艺术作品,其中成交191件,累计成交总额高达8亿港元。

“抛售”不再需要借口

过往高达近98%的上拍成交率无疑是对尤伦斯基金会收藏中国当代艺术成功案例的最好例证,但曾在2011年首次出货后即表示不再大规模出售其收藏中国当代艺术的代表作,但去年香港秋拍中,香港苏富比首创中国当代艺术过亿成交的曾梵志作品《最后的晚餐》其来源同样为尤伦斯基金会。如此的行为在很大程度上被看作是尤伦斯基金会对于中国当代艺术市场曾经做出许诺后的反悔行为,但1.8亿港元的市场价格是否就已经是尤伦斯基金会收藏的最顶级中国当代艺术作品的价格上限,亦或者说,这样的作品在尤伦斯基金会的收藏体系中只能算作是中游收藏?答案或许只有尤伦斯基金会以及那些被收藏过的艺术家们才知晓。

尤伦斯基金会的上一次出货或许还可以在数量上寻找其遮掩的借口,但在今年秋拍香港苏富比再次呈现尤伦斯基金会收藏的时候,又该会用怎样的借口来掩盖其“抛售”中国当代艺术作品的行为呢?其实,在第一次尤伦斯基金会做出大规模“抛售”中国当代艺术的时候,我们就应该意识到:这样的行为必将不止一次的出现。

前后两次“抛售”所换回的8亿余港元也不过才1个多亿美元,如此的价格对于规模庞大的尤伦斯基金会的收藏比起来只能算是九牛一毛。这就如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相关负责人所说,尤伦斯夫妇的部分藏品是由尤伦斯基金会管理,当年的所谓“大规模出货”,也大多是基金会的安排,而非单纯的尤伦斯夫妇意愿的体现。基金会根据运作进行藏品的出售,也是根据基金会的内部财务调整的结果。此次上拍的估价1亿多港元的藏品只有1000多万欧元,这笔钱仅仅是基金会运作的一部分收入。

马德光微博(艺术品收藏家) :尤伦斯的收藏,和他准确的出货时间把握,确实值得我们去学习。

别人抛,我们买!学费都交了,究竟能学到点啥

按照尤伦斯艺术中心负责人的说法,中国当代艺术作品的出货是基金会内部财务调整的结果,并非单纯的尤伦斯夫妇意愿的体现,那么,我们首先应该对于其基金会的专业程度以及市场敏感度报以掌声。2011年被公认为国内艺术品交易市场的一个黄金表现期,国内艺术品市场在2010年进入“亿元时代”之后所引发的后续影响在2011年被迅速扩大,随之而来的“金融时代”吸引了大批银行、债券等金融资本的进入,并借助艺术品基金这一团体力量使得国内艺术品市场在短时间内即完成从产业到金融的转变。但这一转变是仓促且不成功的,事实也在2012年随之被验证。但在众多的失败案例当中,尤伦斯基金会却把握住了难得的市场商机,在2011年,也就是中国艺术品市场最为红火热闹的时候将其部分收藏推向了二级市场,并大获成功。在斩获了4亿余港元的同时放出了基金会收藏目标转移的狠话,这一举动在间接上也影响到了中国当代艺术的整体走向,即海外资本优先放弃中国当代艺术收藏的信号,而这一信号在2012年的香港秋拍中也被无情的验证为事实。

一次销售时机的成功把握并不算什么,但2013年秋拍中曾梵志作品成功破亿元大关成交则足以再次证明其销售团队的不俗。在中国当代艺术一片唱衰声中,尤伦斯基金会硬是凭借香港苏富比成立40周年的良好契机实现了中国当代艺术的“再次复兴”。这样的销售手段足以令国内一众后起藏家折服不已。

那么,这一次的作品“抛售”的时机又是什么呢?是国内藏家兴建私人美术馆的热潮还是中国当代艺术在亿元成交之后的信心恢复,还是真如尤伦斯基金会所言的内部财务调整的不得已举动,亦或是习惯成自然的买卖行为?种种可能静待国内藏家去猜测,去揣摩。谁先领悟透彻了,或许那些交出去的学费也就不算白扔了。

密封圈价格

崖豆木

电动滑板车批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