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船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全球量化宽松大潮推动物价上涨

发布时间:2020-07-13 16:45:46 阅读: 来源:船板厂家

相比于经济增长,价格水平更加敏感,也更易波动,随着全球新一轮量化宽松(QE)大潮的来袭以及2013年全球经济回暖信号增强,全球的产出缺口回补将推动全球通胀总水平结束一年多来的下降趋势,进入新一轮上升通道,中国需警惕开始逐步增强的内外通胀压力。

全球量化宽松大潮

推动物价上涨

今年以来,受欧债危机持续恶化等因素拖累,全球经济出现同步放缓,需求不足导致国际原油价格、基础大宗商品价格一度呈下行走势,包括全球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和生产者物价指数(PPI)在内的通胀水平普遍有所回落。尽管如此,发达经济体CPI涨幅依然高于其央行所设定的目标位,新兴经济体通胀水平更是经历了小幅回落后又再次上升,其通胀水平处于历史高位,特别是今年三季度后,全球量化宽松大潮进一步推动各经济体CPI和PPI趋势性回升。

面对持续恶化的主权债务局势和世界经济普遍出现的增长减缓、停滞甚至衰退,各国又重回“保增长”政策轨道。在摩根士丹利跟踪研究覆盖的33个央行中,自2011年11月以来已有16家央行采取了宽松措施,10个发达经济体中有7个宽松,23个重要新兴市场国家也有9个采取了下调基准利率或存款准备金率的宽松政策。面对债务持续飙升的局面,发达国家央行更是在不到一个月时间里相继展开前所未有的量化宽松竞赛。

两轮长期再回购操作(LTRO)之后,欧央行资产负债表总规模达到了3.2万亿欧元;美联储资产负债表为2.9万亿美元左右,预计此轮欧洲央行针对二级国债市场进行无限量冲销式的国债购买(OMT)以及美联储开放式QE4,可能导致2013年底欧洲央行和美联储资产负债表飙升至4万亿美元,而日本央行启动购买资产计划以来第10次追加额度,发达国家量化宽松底线大大被突破。

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追踪的1929年以来的14轮经济周期中,本轮复苏是最缓慢的,但信贷反弹却是最快的。目前全球央行的资产规模约为18万亿美元,占全球国内生产总值(GDP)的30%,是10年前的两倍。而发达国家深陷债务泥潭都倾向于通过量化宽松等方式来维持债务循环,长期低利率和全球范围内的流动性泛滥成为常态。农产品、基本金属、能矿产品及原油价格在QE1期间分别上涨了14.7%、71.3%、28.7%和47.1%;在QE2期间分别上涨了14.5%、5.9%、25.1%和25.4%。

未来推动通胀上升的

基本面因素

尽管短期内,世界经济还处于下行周期,全球通货膨胀压力不大,但考察未来又有一些促使通胀上升的基本面因素:

首先,是美国“财政悬崖”的不确定性变为确定性。眼下,距离2013年1月的财政大限近在咫尺,但美国两党为了博得各自利益又一次展开了互不相让的“拉锯战”。从当前双方较为强硬的立场看,在“减赤”和“增税”上达成妥协并不容易,最大的可能性是继续提高债务上限,而一旦美国“财政悬崖”变成财政缓坡,全球的风险资产就可能受到刺激,流动性流向大宗商品和新兴市场中,从而加剧输入型通胀风险。

其次,全球制造业出现回暖的积极信号。11月份,全球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49.7%,虽仍低于50%,但达到近5个月的高点,意味着全球制造业经济企稳迹象初步显现。

其三,欧债危机初露曙光:一方面,西班牙和意大利国债收益率目前已重回2011年中以来的最低水平,爱尔兰明年有望重新全面利用债市融资,希腊获得了大规模债务减免,外国投资者开始重新进入欧元区外围国家债市;另一方面,随着欧盟永久性援助基金——欧洲稳定机制(ESM)的正式启动,欧洲主权债券市场最坏的时期可能已经过去,风险情绪可能卷土重来。

此外,美国、欧盟、中国经济复苏信号增强,需求反弹。2012年,新一轮基建投资带动下中国经济已经步入回升通道;2013年美国、欧盟等也可能比今年有所好转,需求进一步增加将推动全球产出缺口逐步减小、资源价格继续走高,因此,2013年全球依然面临通胀上升的压力。

中国将面临

国内外通胀压力

从中国国内通胀形势看,也踏准了通胀水平上升的节奏。消费者物价指数方面,11月结束了连续15个月的回落期开始步入上升通道,因此,10月份可以确定为年内CPI的谷底和拐点。虽然11月份中国生产者物价指数同比下降2.2%,尚显疲软,但较10月份PPI同比2.8%的降幅也有所收窄。而且从先行指数PMI看,11月已经回升至50.6,较10月回升0.4个百分点,连续3个月回升,维持扩张态势。生产指数再度成为表现最为强劲的指标,从10月的52.1升至52.5。这意味随着制造业回升和企业补库存启动,PPI价格有可能进入新的上升通道。

随着上游价格上涨的传导,企业经营将受到双重挤压。另外,中国是一个资源品进口大国,也是国际大宗商品的主要买家,对能源、原材料及部分农产品进口严重依赖。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上涨,不仅使购买大宗商品所需外汇支出大幅增加,也会使中国面临输入性通胀压力。(国家信息中心预测部副研究员 张茉楠)

乌海西服定制

河池工作服定做

梧州订制工服

广元设计西服

相关阅读